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德德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 98 棉

展昭和白玉堂夜探陈氏书院,一番观察下来并无异常。就在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 展昭却在某个屋顶一侧的鸟窝里, 发现了一样东西。

展昭从鸟窝里拿出来的,是一朵棉花。

棉花的颜色有些发黄,看来放在这鸟窝里有些时日了, 但这窝背风背雨, 因此棉花保存的还挺完整。

引起展昭和白玉堂注意的有两点。

其一, 这棉花上有些褐色的斑点,二人也算办案多年比较有经验了, 这分明就是飞溅上去的血迹。

其二, 这朵棉花莫名眼熟。两人不约而同地就想到了那位诡异的乔家大奶奶, 她就佩戴着一朵类似的棉花。

“为什么棉花会在鸟窝里?”五爷有些不解, “有人故意藏在这里的?还是鸟儿做窝的时候刁上来的?”

展昭掂了掂那朵棉花的重量, “一般鸟儿做窝不都是检点树枝树叶什么的, 这么大朵棉花也捡啊?”

五爷让展昭逗乐了, “谁跟你说只会捡树杈的, 陷空岛有几个鸟窝都是捡造船的木头做的。”

展昭一双猫儿眼瞪得溜圆看白玉堂——真的假的?那是幺幺做的窝吧?!

展昭抽了块帕子出来把棉花包上,递给白玉堂。

五爷接了棉花, 就见展昭伸手去把整个鸟窝都端来了,翻找了起来。

别说,还真让他找到了些东西。

“这个。”

五爷就见展昭拿这个亮晶晶的东西,月光下看起来一闪一闪的, 仔细一看, 是一串珍珠耳坠。

耳环十分的精致, 挂着一大一小两颗金色的珍珠,款式看着还挺俏皮。

展昭这个外行都觉得这耳环虽然不大,但应该很值钱。

五爷是行家,盯着耳环看了一会儿,自言自语了一句,“这里是大名府是吧……“

展昭眨眨眼——大名府怎么了?

五爷收了珍珠对他一偏头,示意——走!

两人出了书斋,五爷就拉着展昭穿街过巷,去了城的另一头。

等白玉堂停下来,两人就站在一座豪华的大铺面门前。

展昭抬头看了看大门上挂着的匾——陷空岛海珠行。

展昭睁大了眼睛看白玉堂——还有这买卖?!

五爷拿着那串耳环对他晃了晃,就带着他进门了。

此时天色也不早了,铺子似乎是准备关门,伙计们忙忙碌碌在收东西扫地,几个账房先生噼里啪啦正打算盘。一个穿着一身青衫的帅老头拿着本账簿正翻看,看着应该是掌柜的。

“俆伯。”五爷进门,叫了那掌柜的一声。

掌柜的一抬头,赶紧放下账簿,“呦,爷您怎么来了。”

掌柜的迎出来,还跟展昭打招呼,“展大人。”

展昭跟着白玉堂叫俆伯,虽然他也是头一回来。

“有个事情问你。”五爷拿出那串耳环给俆伯看。

俆伯仔细看了看,就对白玉堂和展昭点点头,让伙计到客房奉茶,边带着两人上了三楼的一间屋子里座下聊。

展昭跟着一路走一路看,这铺子里到处都是珍珠,大的小的应有尽有,东西比开封府最大的珠宝行都多。

掌柜的边走边给他介绍,说陷空岛的海珠是整个中原地区最好的,几乎所有大的珠宝行用海珠都上他们这儿进货来。

展昭瞧瞧白玉堂——还有这买卖?

五爷摊摊手——船队出海经常捞上来好多海贝,海珠很多不卖浪费。

到了雅间坐下,五爷和展昭端着茶杯喝茶吃点心,掌柜的拿了灯过来,仔仔细细地看那串耳环。

“嗯。”

似乎是鉴定完毕了,俆伯点点头,“五爷,是我们铺子卖出去的首饰,有些年头了。”

“能查到是谁买走的么?”展昭问。

“也许可以,这耳饰看着像定做的,而且价格不菲。”掌柜的让伙计捧来了近二十年内的账簿,铺子关了,几个账房先生也叫来,众人一起翻账本查找。

大概花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有个账房先生真的就找到了一份记录。

那是一份早期的定制首饰的单子,名目是一双金珠吊坠,还画了图,与展昭他们在鸟窝里发现的耳环一模一样。

“只有这一对是么?”白玉堂问。

俆伯点头,“海珠这种东西每一颗都是独一无二的,金珠更是稀少,这点大小的金珠不便宜,所以款式不可能有重复的,只此一串,别无其他!”

展昭和白玉堂都高兴——查到线索了!

“这耳环是什么时候定做的?”展昭问。

掌柜的核对了一下时间,“十六年前,六月份。”

展昭和白玉堂听到“十六年前”几个字,心里都“咯噔”了一下……这么巧?陈氏书院发生的那桩学生失踪案,也是十六年前。

“有订耳环的人的信息么?”展昭问,

掌柜的查了一下,给二人看。

订单署名的地方,有一个印章,没有名字,印章图案,是一只叼着一根浮萍的鸟。

五爷觉得这图案有些眼熟,好似在哪儿见过。

展昭愣了片刻,低声跟白玉堂耳语了一句,“这是亲王府的家徽。”

白玉堂也想起来了,之前跟展昭巡街的时候看到过,安普亲王郭觅的家宅,院墙外有这种家徽。

展昭皱着眉头,满脑子疑惑——亲王府的人来订的这对耳饰?

白玉堂则是盯着那家徽看着,良久,五爷戳了戳展昭,拿出刚才包在帕子里的那朵棉花,“之前就觉得鸟叼着浮萍很奇怪……现在看起来……猫儿,这只鸟嘴里是不是叼着朵棉花?”

“被你这么一说……”展昭把那朵棉花放在订单上,跟图章做对比,两人脸都快凑到纸上了,越看越是这么回事。

研究了良久,白玉堂和展昭问对面几个老头,几位觉得这鸟嘴里叼的是什么?

其中一位老先生让他俩逗乐了,“自然是叼的棉花啊。”

展昭和白玉堂都瞧着那老先生——莫非是有什么典故?

“有传说安普亲王郭觅小时候是在边境一带种棉花的,所以以前有人管亲王叫棉亲王或者棉农将军的。”老先生摇摇头,“唉……也是一代名将啊,才过了没几十年,就被下一代忘记了啊……”

展昭好奇问那老先生怎么称呼,莫不是认识郭觅。

俆伯说这位账房先生姓蔡,与亲王的遗孀护国夫人蔡夫人是同族,所以以前见过郭觅。

“那十六年前来订这对耳环的亲王府的人,老爷子还有印象么?”

蔡老爷子摇摇头,“那倒是没有,我们平时都在后边账房,就晚上对账的时候到前边来,但是亲王府定东西留家徽不留名这的确蛮奇怪的,可能是买来送人的吧。”

“送人?”

俆伯说,“就是当礼品送,这样别人家查价格比较好查。”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越来越复杂了啊。

白玉堂又问众人了解陈氏书院么,知不知道十六年前的少年失踪案。

几个老头都没有亲戚在那儿念书,,十六年前的少年失踪案倒是都知道,闹得满城风雨,周参带着人几乎把整个大名府翻了个底朝天,但最后还是没找到那孩子。

展昭有些好奇,问,看几位先生都挺有学问的,家里小孩儿没有再陈氏念书的么?

一个问题把众人都逗乐了。

俆伯告诉展昭,“大名府本地人没几个能进那书斋的,绝大部分都是开封城过来的小孩儿,那地方普通人根本进不去的。”

“本来,念书特别好的,有文豪推荐的也是可以进的。”俆伯摇摇头,“但自从出事之后管得更严更低调了,写推荐信不怎么好使了,收的学生也越来越少。”

“那地方收女学生么?”

“当然不收了!”几个老头儿都摇头,“不止不收女生,书斋里面一个女人都不准有。”

展昭皱眉——这是书斋还是庙啊。

白玉堂也疑惑——那这串耳环是怎么进鸟窝的?

展昭又拿起那枚耳环看了看,问俆伯,“这个款式,不像是年纪大的女人回戴的是吧?”

俆伯点头,“嗯!这种一般都是小女孩儿戴的款,十三四岁,至多十五六,再大点戴就有些太俏皮了。”

……

等展昭和白玉堂从铺子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挺晚了。

路上的行人开始变得稀少,店铺也开始关门。

二人再一次赶到陈氏门口,正赶上放学,学生们三三两两地出来,上了马车。这些马车去了附近最高档的客栈,或者附近的府邸庄园。

“念书念到这么晚啊。”展昭忍不住感慨了一下,“感觉比太学的学生还要用功啊。”

五爷则是有些嫌弃,“这么小的年纪,一大早送进去,念到大晚上再放出来,家人也不在身边……就为了考个太学么?”

展昭也笑着摇摇头,“难怪庞煜进太学那么多学生不满,敢情想考上原来这么难的啊。”

两人决定先回客栈,这次还是有些收获的,回去商议一下,再做打算。

……

回到客栈躺下,倒是没什么睡意,两人就聊起了案子。

“一朵棉花藏在鸟窝里……”展昭问白玉堂,“这感觉明示暗示都是在说亲王府啊。”

白玉堂摇摇头,叹了口气。

展昭托着下巴去看叹气的白玉堂,伸手戳了他胳膊一下,“有不同意见?”

五爷转过脸瞧瞧展昭,随后伸手,捏着他下巴来回晃了两下,仔细端详。

展昭微微眯起眼——看什么看?!

五爷收回手摇摇头,“猫儿,你最近没怎么捡尸体……我怀疑你霉运的方向变了。”

展昭气势明显弱下去一点,“什么叫霉运的方向……”

五爷伸出手,掰着指头给他数,“黑风城一回来就折损了个太尉,上个案子把枢密院搅得一团乱,这个案子现在已经卷进去工部刑部鹿王郡主还有一个西夏特使……现在又来了个安普亲王,这个月还是赵祯生辰……”

展昭被说得都缩回被子里去了,边自言自语嘀咕,“不妙啊……听着都感觉不妙。”

五爷接着摇头,“这个月过完了赶紧跟我去金华府避一避,不然这么下去别哪天把赵祯都查出来。”

展昭还有些嫌弃,“要我说,赵祯也有问题,你看他身边那么多隐藏的坏人!”

五爷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就跟着点点头。

……

皇宫里,刚哄闺女睡下的赵祯突然一扭脸,“阿嚏……”

揉着鼻子绕过屏风,走到床边。

庞妃正靠着个枕头,看两张卷子。

赵祯笑着摇摇头,“你都看了多少遍了,能背下来了吧。”

庞妃喜滋滋将卷子叠好收起来,“煜儿最近越来越乖了。”

赵祯挨着庞妃坐下,夫妻俩开始研究儿子取名字的事情,正聊呢,就听到寝宫外陈公公敲了敲门。

赵祯想了想,就起身出门。

寝宫外,南宫等在门口。

“查到了?”赵祯替庞妃带上门,问南宫。

南宫点了点头,递了张信纸给赵祯。

赵祯打开看了一眼,随后一脸嫌弃,“什么玩意儿?!”

南宫一耸肩,“查到就是这么回事。”

赵祯直撇嘴,“所以到底是朕衰还是展昭衰?”

南宫伸了根手指扣扣脸。

赵祯瞪了他一眼。

南宫立刻一脸真诚地回答,“明显展昭衰!”

赵祯揉了揉鼻子“哼”一声,“多派点人手去盯着,这帮人招谁不好招九叔,万一真闹起来朕还要劝架,烦死了!”

说完,赵祯背着手回屋去了。

……

这一宿,不少人都过了个不眠之夜,起码赵祯赵普是翻腾了一宿,各有各的闹心。

展昭白玉堂则是东拉西扯了一宿,本来说好聊案情的,结果越聊越放飞,说到最后还把展昭给说饿了,天不亮就拉着白玉堂满大名府找吃的。

次日清晨,邹良和霖夜火带着三千兵马到了明阳观山脚下,霖夜火上山参观了一下,发现明阳观好空啊,一马平川啊,怎么那么大操场连个大殿的没有的哦!

展昭和白玉堂正好赶到,就见霖夜火正指着空空的操场问邹良,明阳观是不是好穷,连坐正殿都没有,赶紧让白老五捐点钱。

“咳咳。”展昭咳嗽了一声,跟邹良一起去押解那些黑衣人下山。

白玉堂去接了天尊,明西师太亲自送着秦淑云出来,让她跟着天尊他们下山。

一行人马浩浩荡荡,返回开封府。

喜欢龙图案卷集·续请大家收藏:(www.dedexs.com)龙图案卷集·续德德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德德小说

猜你喜欢: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喜盈门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半生逍遥(GL)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炮灰通房要逆袭重生空间守则四季锦龙阙爱谁谁福运宝珠[清]极乐庄主丽娘传皇上,娘娘又去破案了!神背后的妹砸春风吹(女尊)撒娇福晋最好命姜姬御膳房的小娘子红楼之玉润冰炎盛世娇宠山河盛宴满袖天风一室春小小王妃驯王爷旺夫命大宋小吏
完本推荐: [尼罗河女儿]萝莉凶残全文阅读魅王毒后全文阅读腹黑毒女神医相公全文阅读妖神全文阅读同时收养男主和反派以后全文阅读创世休闲录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彗星美人[星际]全文阅读野蛮王座全文阅读攻略那个渣攻[快穿]全文阅读天才邪医全文阅读婚约全文阅读酒神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某某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是丧尸全文阅读嫁给前任他叔全文阅读东方不败之你才萌货!全文阅读妾本惊华全文阅读逃婚奏鸣曲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永恒圣帝我家爹娘超凶的系统穿梭之福妻满满天降我才必有用穿越之争战三国嫁偶天成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末日终战天下第九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万古神帝前任无双我的帝国无双众神世界通幽大圣快穿反派不好哄穿越之医妃不萌带着鬼王分身闯聊斋大唐:咸鱼赘婿异界铁血商途一不小心就无敌啦综漫之唯一男主角仙宫极品飞仙冷宫娘娘有喜啦仙师无敌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无垠撒娇福晋最好命我有一个玄幻聊天群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德德小说移动版 - 德德小说手机站